完本金石为开:沈家二爷求放过全章节在线阅读

完本金石为开:沈家二爷求放过全章节在线阅读

来源:经济生活阅读网 分类:资讯 时间:2019-12-03 10:21:59

沈文然装作听不懂的样子,盯着沈寒,随即哈哈一笑:“你说什么?二叔虽然觉得你和白娅结婚不妥,但是也绝对不是你想的这样,为了阻止你们结婚,而做大逆不道的事吧!我可不像...

金石为开:沈家二爷求放过精彩章节限免阅读 金石为开:沈家二爷求放过全本小说

推荐指数:10分
金石为开:沈家二爷求放过

沈文然装作听不懂的样子,盯着沈寒,随即哈哈一笑:“你说什么?二叔虽然觉得你和白娅结婚不妥,但是也绝对不是你想的这样,为了阻止你们结婚,而做大逆不道的事吧!我可不像你小子这么不孝!”

白娅盯着沈寒,他后背笔直,只能看到他四分之一的脸。

“不过,最近你手里没了沈氏的工作,婚礼也取消了,反正闲着,不如帮我做点事?二叔不会亏待你的!”沈文然一副助人为乐的样子。

可是沈寒侧头看着他,眼神深如渊。

“千万不要在我之前,把老爷子弄没了。”沈寒拍了拍沈文然的肩膀,“否则,就不好玩了。”

话音落,白娅的手腕被人抓住。

刚到医院大门,袁伟在车内等着。

已经十月,夏日的余温正散,未到秋夜凉如水的时候。

连续两通电话,袁伟那边无人接听。

刚好,时谌的电话打进来。

白娅在旁边听得清清楚楚,第一句话他说,二爷,出事了。

蓉城的赌石盛会一年只有一次,但不乏有人会盯着这块出原石的宝地。

一般来说,除了赌石会之外,别的只是赌石人私下的一些小赌而已。

所以,当白娅听到电话那头的时谌说,有个外地来的大老板,让沈寒去赌石,顺便谈点生意,并且着重提醒,说他们知道老爷子在医院。

白娅注意到沈寒脸色更不好看了。

蓉城本市人是不敢乱来的,毕竟太平盛世,和平年代,早已经不能用见不得光的手段解决问题。

不过,也不排除有的人仗着自己身上有点小势力,横行霸道。

尤其赌石这个行当,踩着线来,谁也保不准在场子里有个打架斗殴的事儿。

可沈寒握着电话,好看的指关节往内收紧。

“好,我过来。”

三分钟后,白娅跟沈寒坐进车里,他还是选择顾及到沈丛山的安危。

沈寒让袁伟下去,找人在沈丛山病房门口护着。

然后他亲自开车,和白娅两个人过去。

他手法熟练,车速很快。

白娅习惯了袁伟平常四平八稳的车速,吓得赶紧拉扣安全带。

他看了她一眼:“等会儿那些石头,你去玩,眼睛有没有问题?”

沈寒专注地看着前面的路,低声说了句,难得扔了沈家这个包袱,他却也不能好好休息。

白娅同情地朝他看了一眼,鬼使神差地伸手拍了拍他的腿。

沈寒一愣,一眼扫过去。

白娅赶紧把手往回缩,沈寒已经按住她。

“睡会儿,到了叫你。”

说是这么说,可白娅哪里睡得着?她一想到待会儿要去赌石,神经就绷紧了。

已经好些日子没接触赌石,再加上天色已晚,白娅担心自己的眼睛出状况。

二十来分钟,迷迷糊糊间,她感觉被人推了一下,眼前似乎灯光有些亮了。

恍惚睁眼,前面一阵吵闹。

她一眼看到走过来的干瘦男人,佝偻着后背,嘴里含着烟。

黄牙?

白娅拧眉,沈寒已经下车了。

这里就是临时搭建的厂房,白色墙体,蓝色屋顶,简易又随便。

随后副驾驶的门被拉开,沈寒偏头示意她下车。

已经将近十一点,夜风吹在她身上,还好灯光很亮,不至于在晚上,看不清眼前的东西。

白娅松了口气,黄牙已经到了她面前。

他先是朝沈寒点了头,然后才看向了白娅:

“白小姐,黄老板知道你会来,让我接应你一下,说待会儿期待你的表现。”

沈寒把手插兜里,下巴朝自己的臂弯看了一眼,白娅立马会意,伸手挽着他。

“我知道了,你替我谢谢叔叔,这会儿我们恐怕过去不了。”

话音一落,还真有人迎上来了。

这人穿西装,打扮倒是一本正经的样子,见着白娅和沈寒就弯腰鞠躬。

“你老板在哪里?”沈寒音凉语寒。

那人眉眼间抖着傲慢:“我们老板说了,要沈先生赢了石头,赚了钱,自然不会动老爷子一根毫毛。”

还真当老爷子是物品了!

时谌本来在远处站着,远远看到白娅和沈寒已经到了,第一时间小跑过来。

“二爷,赶紧的吧!我先来看了看情况,连老板本人都没见着。”

沈寒一看,周围那些人也不全是蓉城本地的。

看来这场赌石,还真不是以他们沈姓人为主。

自己的地盘突然闯了强手,沈寒倒真想回去问问蓉城那几个当差的,之前没收到半点风声?

周围有些从外地过来的人本来议论纷纷,场内忽然多了器宇轩昂的人,目光也都纷纷被这人吸引了。

无论远看近看,这刚来的男人单手插在兜里,和面前的人说着什么,表情镇定,看气质也不是经常会赌石的人。

整个人看上去很干净,有优雅气,没有匪气和痞气。

旁边的小姑娘个头娇小,脸蛋白净,也不像是经常出入这种场合的人。

倒是他们对面的男子,穿得花里胡哨,满脸要不完的样子,一双桃花眼四处放电,一看就是来砸钱输钱的。

“这人来头不小,点名要你,还瞒过了咱们蓉城几个当差的,真不简单!二爷你要注意了!”时谌虽然顽劣,但也是个见了不少世面的人。

沈寒从烟盒里抖了支烟出来咬住,眉头朝中间聚拢。

第一口烟雾吐出来之后,他只说了句:“老爷子的命硬,不是谁都能动得了。”

就这么一句话,白娅已经笃定,他很在意老爷子的安危。

赌石十二点开始,他们仍旧没见到幕后组织者。

时谌之前就和沈寒达成了默契,他一个劲儿地往石头上砸钱,也不管开出来到底有没有料子。

白娅本来担心时间太晚,会影响发挥,结果现场灯光明亮,消除了不少她的隐忧。

“会不会,你真的误会沈文然了?”白娅很少多言,但她觉得这句话不得不说。

沈寒本来在看石头,听了她的话把目光转向她,意味深长。

白娅以为自己说错了话,也沉默不再多言。

旁边的男人忽笑:“还不算笨!”

阅读全文

相关文章

最新小说

您的位置 : 主页 > 资讯 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