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站首页 > 资讯频道 > 正文阅读

群众亲说 | 长夜漫漫心无眠

2021-07-12 18:04  群众新闻网

2021年7月1日,农历五月廿二,已是凌晨四点,狂风骤起,雷闪交加,疏雨渐至,我从夜班编辑部赶回宿舍,浇了一个透心凉。室内闷热的空间让人愈发烦躁,当我推开窗子,五表哥的来电声突然响起,心头一个寒颤不禁略过。电话那头,五表哥哽咽地说,你姑姑刚走了……霎时,空气陡然凝固,我瘫坐在床上,木木地拿着电话,不知何以适从。想起姑姑生前千般,如影历历,我不禁泪眼婆娑,悲恸涟涟。

姑姑走前,毫无征兆,按时吃饭,照例作息,只是比日常多了一句:我有点熬(累的意思)了。这也是姑姑之前经常说的一句话,大家倒也没有在意。没想到姑姑这一觉竟与世长辞,让众人难以承受。认识姑姑的人无一不说,姑姑行好习善,修了几辈德,生前受人孝顺尊敬,殁后让人念念不忘,连走时都没有惊动众人。再过月余,便是姑姑九十二岁大寿,想必她不再贪恋人间悲喜,不愿独享世俗福缘,籍以往生净土。

姑姑历经国家各个时期,可谓患难与共,也因此对粮食有着特殊的理解。每次去姑姑家,姑姑都会亲自下厨房,而且不让人插手,非要亲手给我们做一碗手擀面。饭做好后,她会在海碗里盛上满满一碗面,再舀几勺菜堆成“一座山”,直到菜将要从碗里淌下来为止。姑姑也顾不上吃,就坐在旁边看着我们吃,每每看见碗里的面下去了一截,她赶紧拿个勺子再添一勺,嘴里总是说,你们现在正是干工作的时候,一定要多吃点,吃饱才会有个好身体。这样的一碗面,我从来都没有吃完过,但是看着我们吃的越多,姑姑脸上的皱纹才会越舒展。姑姑的这碗面,是我踏足入世,乃至混沌人间,吃过的唯一一碗味道不变、分量不减、温情隽永、镂骨铭心的面。这碗面让我吃的踏实,心情自在,能感受到亲戚之间最难割舍的血肉之情。

每次见姑姑,姑姑必会拿出放在柜子里的露露,给我热一桶。我也不客气,打开一饮而尽。因为曾经为了喝露露,我还伤了姑姑的心。那次我回家路过姑姑家,便买了些礼物去看她,也因匆忙,搁了会脚便打算告别。姑姑热好的露露正烫,也来不及喝,眼看着我走出大门,姑姑抓狂地直跺脚,直呼你以后再也别来了。事后四表哥告诉我,我走之后,姑姑难过了好几天,没好好吃一口饭,而且一直耿耿于怀。我没喝一口水成为她难以弥补的愧疚。听四表哥讲完,我默默不语,我完全能感受姑姑彼时难过的心情。被人牵挂,被人担心,便是一种难得的幸福,这个世界上,又有几个人能像姑姑如此这般。至此之后,只要去姑姑家,再忙我也要等姑姑热好了露露,喝完再走。那桶露露里,潜藏着姑姑浓缩的亲情,我只能永久地封藏起来。

记得那年我颈椎病犯了,疼到起不了床,翻转不了身子,整天躺在床上双目空空,连拿手机的心思也没有,甚至怀疑到了人生。姑姑得知后,一手拄着拐杖,一手拿着膏药,巍巍颤颤地来到我的房子,她着急地说,你把这个膏药贴上,很快就会好起来的,我骨关节疼的时候,只一贴就能顶事,还要把她的狗皮褥子让给我,我几次推托,方才罢休。看着姑姑心疼地样子,我挣扎起来贴了几贴膏药,一股暖流涌起,疼痛竟也减了几分。尔后,姑姑每天叫表姐将做好的饭菜给我送来,每天变着花样吃,如是几日,颈椎竟然不疼了。能下床后,我去看姑姑,姑姑望着我,从头到脚审视了一番,高兴地说,我娃终于利索了。事后表姐告诉我,那几天姑姑每晚都在炕上替我祈祷,也算是心诚则灵吧。姑姑的膏药,不仅散寒驱痛,替我遮挡了病邪,更让我心生暖意,感触到了人间最美。

年前,我与长兄看望姑姑。姑姑住在五表哥家,我们为姑姑带了一些她爱吃的速食食品。当我们把所有东西搬到客厅时,姑姑看见地上堆着一摞箱子,瞥了一眼就阴沉着脸坐在沙发上,半天也没搭理我们一句。过了一会,她生气地说,你们怎么不把锅搬来呢,玉莲(五表嫂名)不给我吃,吃了上顿没下顿。五嫂笑着对我们说,你姑姑嫌你们带的东西太多了,然后打趣道,你吃不完还有我们呢,我们替你吃……在五嫂的帮劝下,姑姑这才打住,而后拉着我们的手嘘寒问暖。临走之时,姑姑还不忘从衣服里襟衬兜中拿出一个手帕裹的包,里边是一沓崭新的人民币,应是积攒的养老金。只见她随即掏出一张放在一边默语道,这张给长侄孙子的,这张是给二侄孙女的……姑姑一边划着侄孙的名字一边数着钱,完了又将钱交给五表嫂说,你点一下,我九十几的人了,就怕给孩子们弄错了。五表嫂笑着说,你姑姑精明着了,绝对不会错,她早就准备好了,在家数了几天呢!

姑姑上了年纪,但是她一点都不糊涂,每天都在为家族各个成员操心着,表姐做饭时不应该考虑她的口味,大家吃什么她吃什么;四表哥出车怎么还没有回来,会不会路上出事了;五表哥怎么又偷偷给他买昂贵的药物,那要花多少钱;重孙子、重外孙又长高了没……有时候她就搬个凳子在门前坐着,乐呵呵地与往来的行人招呼。姑姑上了年纪,她觉得吃什么都乏味,但是从来不挑食,总是担心因为自己无意间的一句话,让身边的亲人操心。我有时抽空在街上买些小吃,诸如爆玉米筒、碗托、米皮等给姑姑送过去,她甚是喜欢。表姐有时担心姑姑吃坏肚子,不让乱吃,我便趁表姐不在之时,将热好的小吃拿给姑姑,她也时常惦记。搬家之后,我和姑姑见面的时间愈发少了,便一周去看望她一次,每次见面我都倍加珍惜,总会拉着姑姑的手,深切地感受着她的温度,生怕再也见不到她了……

如今姑姑走了,我再也吃不到那碗实诚的面了,喝不到滚烫的露露了,也看不到她给侄孙数压岁钱的一幕幕,更无法与她分享街头的小吃了……可是每当我面对这些场景,姑姑的身影仿佛就在眼前晃动,就像从未走远。但是姑姑真的走了,只给我留下一连串的浮想,想到此处,我不禁落泪如雨,哀思遍地。

上一篇:陕西生态环境智慧感知监测网络 2025年基本建成 下一篇:没有了

相关文章

栏目热点

全站热点